《超生游击队》、《昨天今天明天》、《钟点工》等作品让她一跃成为炙手可热的小品明星,实际上对宋丹丹却是“双刃剑”,“或许因为演了小品,大家就认为我可能不适合演影视剧,根本没有剧本找我。三十多岁是一个演员最好的年龄,但我就只演了一部《家有儿女》。”除了事业上的遗憾外,这段长达十年的事业空窗期还给她带来了不小的经济压力。为了生存,她只能不断地接拍小品,但是挣的钱也是杯水车薪,“上一个央视春晚也只有两千块钱,别人看着你好像是个大明星,其实你根本挣不到钱。我要送孩子出国读书,经济压力真的很大,看到同期出道的女演员都有戏演,但就没有人找我,又感觉特别沮丧。我需要工作,不能总是在家呆着玩或者打麻将。”【详细】
全台大裁员中,又以航运、金融、房产、科技四大产业情况最糟。全球海运业不景气,台交通部门11月才公布600亿元新台币的“海运纾困专案”,稍解长荣海、阳明燃眉之急,没想到又发生兴航解散事件,约有1700名员工面临失业;金融业受到网银兴起的影响,分行不是缩编改组就是关点,人才需求已不如以往。【详细】
“中国年度最佳雇主”评选是由智联招聘联合北京大学社会调查研究中心共同发起的一项“最佳雇主”调查活动。活动历经十一年,不仅选拔了大批中国雇主品牌建设的标杆企业,激励他们更加深入地推进雇主品牌建设;更重要的是推动雇主品牌的理念和经验得到了广泛应用,有效帮助了中国企业制定并实施雇主品牌战略。【详细】